数据表明:更强有力的大流行应对措施将带来更好的经济复苏

本文中描述的研究已作为工作论文发表,但尚未经过该领域专家的同行评审。

由于美国大部分地区处于关闭状态,以限制这种致命疾病的蔓延,一场有关美国何时可能“重新开放”商业、以限制流感大流行对经济造成的影响的辩论开始了。但正如麻省理工学院(MIT)一位经济学家与人合著的一项新研究所显示的那样,首先关注公共卫生,恰恰会在未来推动经济出现更强劲的反弹。

这项研究使用了1918年至1919年席卷美国的流感大流行的数据,结果发现,在限制时期过后,那些更加注重限制社会和公民互动的城市有了更多的经济增长。

事实上,在大流行结束后的1923年,那些实施社会距离和其他公共卫生干预措施的城市,其制造业就业相对增加了5%。同样,在一个特定的城市,多50天的社交距离就相当于制造业就业岗位增加6.5%。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MIT Sloan School of Management)助理教授埃米尔•维尔纳(Emil Verner)表示:“我们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在公共卫生方面表现得更积极的城市,在经济方面表现得更差。”“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表现得更积极的城市表现得更好。”

他认为,考虑到这一点,在公共卫生和经济活动之间进行“权衡”的想法经不起推敲;与更完整的地区相比,受大流行打击更严重的地区不太可能迅速重建其经济能力。

维尔纳说:“这使人们对这样一种观点产生了怀疑,即一方面应对病毒的影响,另一方面应对经济活动的影响,因为流感大流行本身对经济的破坏是如此之大。”

3月26日,社会科学研究网络(Social Science Research Network)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流行病抑制经济,公共卫生干预不会:来自1918年流感的证据》(pandthe Economy,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Do Not: Evidence from The 1918 Flu)的工作论文。除维尔纳外,合著者还有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经济学家塞尔吉奥·科雷亚(Sergio Correia)和纽约联邦储备银行(Federal Reserve Bank of New York)经济学家斯蒂芬·拉克(Stephen Luck)。

评估经济后果

为了进行这项研究,三位学者查阅了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的死亡率统计数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历史经济数据,以及金融经济学家马克·d·弗拉德(Mark D. Flood)编制的银行统计数据,他们使用的是政府出版物《货币监理署年报》(Annual Reports of the Comptroller of Currency)。

正如维尔纳所指出的,研究人员的动机是调查1918年至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以了解从中吸取的教训可能适用于当前的危机。

维尔纳说:“这项研究的出发点是,我们想知道今天的冠状病毒对经济的预期影响是什么,以及我们在世界各地看到的公共卫生和社会疏离干预的经济后果,怎样才是正确的思考方式。”

学者们已经知道,“非药物干预”或社会疏远措施的不同使用,与1918年和1919年不同城市的健康结果相关。当流感大流行来袭时,像圣路易斯这样较早关闭学校的美国城市比像费城这样较晚关闭学校的城市在应对流感方面做得更好。目前的研究将这一框架扩展到经济活动。

与今天的情况很相似,当时的社会隔离措施包括关闭学校和剧院,禁止公众集会,限制商业活动。

Verner说:“有趣的是,1918年实施的非药物干预措施与今天用于减少Covid-19传播的许多政策相似。”

总的来说,研究表明,大流行的经济影响是严重的。利用州级数据,研究人员发现制造业产出在1923年下降了18%,而那是在1919年流感爆发的最后一波之后。

然而,研究人员观察了43个城市的影响后,发现了显著不同的经济结果,与不同的社会疏远政策有关。表现最好的城市包括加利福尼亚州的奥克兰;奥马哈,内布拉斯加州;波特兰,俄勒冈州;还有西雅图,1918年,所有这些城市都实施了超过120天的社会隔离。1918年,社会距离缩短了不到60天的城市,后来制造业也陷入困境,其中包括费城;圣保罗,明尼苏达州;,马萨诸塞州洛厄尔。

弗纳说:“我们发现,在1918年流感大流行中受到更严重影响的地区,包括制造业就业、制造业产出、银行贷款和耐用消费品库存在内的许多经济活动指标都出现了急剧而持续的下降。”

银行的问题

就银行业而言,这项研究将银行资产减记作为经济健康状况的一个指标,因为“由于流行病造成的经济混乱,银行承认了家庭和企业拖欠贷款的损失,”维尔纳说。

研究人员发现,在纽约州奥尔巴尼;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市;波士顿;纽约州的锡拉丘兹——1918年,所有这些城市的社会距离也不足60天——银行业的困境比美国其他任何地方都要严重。

正如作者在论文中所指出的,1918-1919年流感大流行后的经济困境降低了企业的生产能力,但就业的减少意味着人们的购买力也随之下降。

弗纳指出:“我们在论文中所掌握的证据……表明,流感大流行既造成了供应方面的问题,也造成了需求方面的问题。”

维尔纳欣然承认,自1918年至1919年以来,美国经济的构成发生了变化,今天的制造业相对较少,服务业相对活跃。1918年至1919年的流感大流行对处于最佳工作年龄的成年人也特别致命,使其对经济的影响特别严重。尽管如此,经济学家们认为,上一次大流行的态势很容易适用于我们当前的危机。

“经济结构当然是不同的,”维尔纳指出。然而,他补充道,“虽然人们不应该太直接地从历史中推断,但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一些可能与我们今天相关的教训。”首先,他强调:“流行病经济学不同于正常经济学。”

新闻旨在传播有益信息,英文原版地址:http://news.mit.edu/2020/pandemic-health-response-economic-recovery-0401

https://petbyus.com/26255/